小浪漫

十一月 26, 2010 § 發表留言

今天我到浪漫。

因生病走到中醫就診。
坐著等候取藥,
一位黑黝粗魯的中年男人在面前打開他的錢包。

他拿出覆診卡,
然後,
我偷看到錢包放著他年輕時的與一位女生的合照。
應該是他太太吧。
合照很當眼。

我覺得
其實這是很甜的事,尤其對他太太。

 

這是最近對身心皆疲的我值得記下的事。

廣告

支持

十一月 15, 2010 § 發表留言

儘管在香港搞藝術接近投河自盡,
但香港仍真不少人在努力搞藝術。

早兩天看過舞台劇<天上人渣>,
不錯的說。
內容是香港貼身問題,包括心靈和樓。
前者充滿無奈,後者充滿壓力。
用嬉笑怒罵的方法,
友人說應該算是悲喜劇。

我喜歡這劇,
內容是一環,
但喜歡的更是演員們的堅持。

這絕不會是賺錢的工作,
完埸時演員說前一天觀眾人很少。

我想起之前到北京798遇上一位路邊賣唱賣CD的新彊人。
歌未必是自己百分百的口味,
但我仍樂意給予一份支持,
買下他的作品。
作為觀眾,
單純地給予支持已經是一份可以拿走的感動。

仍搞藝術,是因為藝術可以令人重生。
重生的,是搞者也是受眾。
香港人其實很需要藝術。

記得老師說過,
故事,是要給人一個神話。
寫下屬於當下人的神話,
好讓他們找到心安。

 

<天上人渣>相關劇團
http://chasingtheatre.8m.com/   楚城

http://www.loftstage.com/            Loft Stage

鐵路上的欣慰

十一月 6, 2010 § 發表留言

白天坐火車,經過沿軌的花樹。
那是火車上能看到最美麗的風景。
隨風微動的粉紅色與白色,
心頭湧上一份悠然與脫俗,
我的確恨火車走得有點趕。
風景未穩固印在我腦海,
就落後了。

還是覺得生長在香港的花有點可憐,
那些有著自己生命力的都總被忽視。

順帶一提,
野生的小白菊,是我喜歡的花之一。

芝士蛋糕的驚喜

十一月 5, 2010 § 發表留言

今天貪心地嚐了一口朋友的芝士蛋糕,
那味道刺激了我的神經,
心頭湧上一份一時間說不出的熟悉。

嚐第一口時,我只知有一份莫名的興奮。
然後生怕這份熟悉感消失,
我馬上嚐下第二口。

我細味細想,努力從味道記憶中找答案。
終於想到,那是莎莉蛋糕的味道。

想到答案後我笑了。
我的確很高興。
因為,
我想起的其實不只是味道,
還有我童年的感覺。
小時候,我媽常買莎莉蛋糕
切成一片片給我當小食。

之後,
除三文魚等如初戀的味道外,
我的味道字典就多了莎莉蛋糕與童年。

我又忽然想起這味道。

關係中的虛構成分

十一月 2, 2010 § 發表留言

 

「做一個實驗吧。」他說

他在咖啡店偷拍一個陌生女生。
相片被合成為合照,
沖印後放到銀包擺相片的一格。

然後,
試著幻想他倆正在一起。

付款會看見她,提款會看見她,無聊也會看見她。
她只是一張照片。

然後一天他發現,
自己不自覺想起她。

關係明明應該實在,
但當中的虛構成份可以去到變態的程度。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10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