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陳奇遇記 (十五)

二月 26, 2011 § 發表留言

就連音樂都充滿誘惑。

Jackie 脫下圍裙,看得出是她自己縫製的。米白的麻布,很素。她由水吧走出來,挑了張二人沙發就坐下。

「你喜歡西班牙?」她問。

「嗯,因為美斯。」我笑說,然後坐在 Jackie 旁邊。她悄悄移動身體,調校出最理想的距離。

「哈,那我應該要聽葡萄牙音樂。」由現在開始,我和 Jackie 相距大概二十厘米。而葡萄牙跟西班牙,其實更近。

「那看過這套電影沒有?」她指向播放中的音樂。方向,似有還無。

「看過啊!我很喜歡這套戲。」

「我也蠻喜歡活地阿倫的電影。他……很入世。」

「認同。我覺得《情迷巴塞隆拿》裡所描述的愛情感覺很真實。」這刻我很想知道她的想法。

Jackie 想了想,然後答。「我想我未必會有機會經歷那種關係,但愛情的確很……令人失控。」

「正如我會愛上別人的老公一樣。」她補充。

由我認識 Jackie 開始,她就散發著一種摸不清的神秘感,令人想親近。人就是這麼討厭,總喜歡走近「不平凡」,或者以為這就會令自己跟著變得特別。又或者,大家的生命太缺乏故事。每天都是如一,或每天都走得太急。相反,Jackie 很立體,她就像一個裝滿故事的玻璃瓶,似乎很脆弱。不過,瓶身的花痕又未有令她馬上破裂,反而使她更與別不同。她的故事,令她有她的獨特性。

「其實……他是一個怎樣的人?」我鼓起勇氣,然後我又馬上補充,「不想說可以不說的!」

Jackie 望著我,空氣是安靜的。

「你相信神話故事嗎?」她說。

「你指童話故事嗎?」

Jackie笑,但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然後她說,「在希臘神話裡,普羅米修斯創造人類。未有人類時這個世界已經有動物。在用泥土捏出人的外形時,普羅米修斯將動物的勇敢、力氣、敏捷、聰慧、善惡封入人的胸膛中。而人類被創造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知道怎樣使用他們高貴四肢和身體內的靈魂。他們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無目的地移動著。他們選擇住在看不見陽光的土洞,分辨不到春天和冬天。」

我回答︰「我覺得你在說現在的人呢!」

Jackie有點無奈地笑。

「我以前也不知道這些,是他告訴我的。如果你要我介紹他……他是一個中韓混血兒。他是這樣介紹自己的。」

「他是一個中韓混血兒。」

我忽然記得,Jackie 懂說韓語。

「他原本在韓國生活,後來因為工作而來到香港。」

「你知道他是攝影師吧。」Jackie 問我。

「嗯,你有跟我提過。」

忽然又一片安靜,大家都想不出要說甚麼。當我想到說甚麼時,已經是一分鐘之後的事。

「對了……其實我一直不知你店的名稱怎樣唸。」我心知肚明這是「九唔搭八」的問題,語氣難免會生硬。

「那是韓文來的。」Jackie 微笑,然後像小學老師一樣,平均地讀出每一個音節。「A – leum – daun,是美麗的意思。」

「美麗。夠直接,哈哈!」如果滿分一百分,我會為 Jackie 的容貌打上八十五分。其實我很喜歡Jackie 這樣淡妝的樣子,再加上剛才的兩口酒精,臉頰這刻變得有點粉紅。我決定要多加五分。

「這是他教我說的第一句韓文。很老土吧……但第一句說話也不能要求太多。我們生活的說話總沒有對白精彩。真叫人難過!哈哈。」Jackie 開始放輕鬆。她脫下涼鞋,然後隨便將雙腿擺到屁股旁。這令我忽然留意到,她今晚穿了一條長裙。「我用『美麗』是有其他意思—它是我一直相信的東西。」

「你相信美麗?」

「對,那是『生活』的同義詞。」Jackie 溫柔地笑。她用語言同時,亦以表情來告訴我。

結果,我有被感動。而音樂仍在播,我被整個氣氛滋養著。滋養甚麼?說不出來,反正是一種感覺,捉不住。

「A- leun-daun。」

「讀得不錯啊。」

「我在說你。」

「哈,謝謝你。」

「我可以問你要一個秘密嗎?」我想我有點醉。

「哈哈,甚麼秘密?你先說說看,然後我再答你。」Jackie 又悄悄移動身體,這次她將雙腿擺在我們之間的空位。

「你……為何會喜歡他?是因為他開闊了你的眼光嗎?」

「如果只是這個原因,我用不著想要跟他發生關係吧。」

Jackie 應該沒有想過今天要舊事重提。我知道這是貪心的行為,但我實在想知道更多她的故事。我嘗試小心地由瓶口抽出一個又一個的小故事,盡量減低劃花玻璃的機會。

廣告

筷子交

二月 25, 2011 § 發表留言

由於文章太闊,最後用了蠢方法,JPG.
http://www.photohost.info/public/view/full/1187

註︰請先由右邊開始看。然後又自己發掘其他閱讀方向=)

文字

二月 15, 2011 § 發表留言

你本質不載任何意義,
也不過是橫豎撇捺,
一切只是外者加緒。

在典籍下你有一定的意義一定的任務,
你本應要交代人類各種文明。
但於我看來,
你任務注定失敗。
因為現實世界,
你要說明更多具體的。
你告訴我,人類從不明白。

我決定重新創造你。
讓你穿過我的身體去複製我的靈,

然後那就是你的靈。
橫豎撇捺也只不過是共同符號,
被喚醒的意義才是你的獨特性。

花是花時亦非花,
一切皆在你如何看待自己。

小陳奇遇記 (十六)

二月 4, 2011 § 發表留言

「那時候我剛畢業,第一份工作就遇上他。」Jackie 說。

「是甚麼工作?」我問。

「場務。很多喜歡電影的年青人都是這樣入行的。我也是那時候認為了Philip,Philip其實是一位化妝師。然後,那個男人是導演最信任的攝影師。他們是老友。」Jackie一直說一直慢慢地說,「而不知為何,他很照顧我。他說女流之輩當個場務不容易。」

Jackie 選擇娓娓道出自己與那個男人之間的事。我覺得此刻 Aleumdaun 的氣氛如其字面意思一樣 — 美麗。暗淡的燈光、醉人的音樂、郁香的咖啡,而最重要的,是Jackie 的故事與及我放慢的心情。這是一個非常適合放鬆的環境。我將整個人的重量卸到柔軟的沙發之中,那種舒服,使我眼皮不自覺放鬆。我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我忽然想起小時候睡覺前,我媽給我說故事的朦朧感覺。

那時候,我學懂甚麼是「浪漫」。

「剛認識不久,我就知道他已經結婚。」Jackie 稍頓,「最初喜歡他的原因,可能只不過是受不了他的好。」

「表面愈強橫的女人,內心就愈想得到依靠。只不過,不是隨便一個都可以叫她們去依靠。她們甚至比一般女人更渴望安全感,這是她們強橫的原因。你明白我意思嗎?」

Jackie 口中的一言一語,其實是說她自己。這令我更難以明白她的話。因為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如此溫柔的 Jackie。而更意想不到是,Jackie 愛上那男人的原因,就只是「安全感」。我還以為那男人有甚麼獨特之處。結果,我組織一下思緒,笑說︰「我完全明白他為何會對你特別好!」

Jackie 似乎聽得出我的意思,她作勢打我,笑說叫我正經一點。

「就是因為在你們這些男人身上找不到足夠的安全感,所以我們才要靠自己!靠自己的力量抓住一點東西,好讓自己找到一個實在的位置。」

「而他使你覺得實在。」我認真地說。

「至少我有依靠他的衝動。」

我們又忽然沒有說話。這一秒,我在思考究竟 Jackie 口中的「實在」到底指甚麼。「安全感」的確是女人常掛口邊的三個字,在我心目中,那是「身份」、「物質」與「時間」的合成。只要給予女人這三種東西,她們會看到「將來」。

「你覺得甚麼是『安全感』?」

Jackie 這段愛情談不上「身份」,而我認為這是安全感的基本元素。但她卻說她找到,這使我好奇。結果,Jackie 稍微思考一下,告訴我那是一種「意義」。「他令我看到自己的意義,使我在生命中找得著根據,然後安心地生活下去。」

說實話,Jackie 的答案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太抽象。可能,這是「安全感」骨子裡的東西,當然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要表達這感覺,還是得靠「實質」的東西,尤其要使另一半可以安心地生活下去時。 我甚至說,這是必須的。我一邊思索應否告訴Jackie自己想法,一邊捧杯喝著她沖的愛爾蘭咖啡。

「你的咖啡,喝光了。」Jackie 說。「你似乎喜歡這款咖啡。」

「的確。覺得心頭有種溫暖的感覺。」

「那是因為加了少量的酒,身體會稍微發熱。」Jackie 由我手中拿走喝光的咖啡杯,放到旁邊的枱上。我想她是改不了要照顧客人的習慣。我跟她說,這是我第一次喝加了酒的咖啡,然後又語帶相關告訴她,她總令我有新鮮感。

「你說得太誇張,那不過因為我們剛巧過著不同的日子。」Jackie 笑說,同時,長髮走到她泛紅的臉蛋上。我沒有想太多就幫她輕輕撥開她臉上的頭髮。

記得我說過 Aleumdaun 瀰漫著放鬆的氣氛嗎?我想,這種「放鬆」已經走到「放縱」。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11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