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陳奇遇記 (十四)

三月 12, 2011 § 發表留言

期待感,是我在瑪莉身上找不到的感覺。準確一點,是一年前的瑪莉。

今天由起床開始,我感覺到自己體內荷爾蒙分泌跟平日不同,是腎上線素吧?我就只懂這個,因為聽得最多。但可以肯定是,我整天心情非常舒暢。我想,「期待」或者可以作為一種心理治療。

瑪莉與我吃過午餐後,心情大好直到下班。下班我送瑪莉回她樂富的家,然後我再折返回去天后。這其實是我偶爾的行程,大概一星期三次,每次歷時兩小時。今夜折返時我如常搭著鐵路,然而我覺得,這趟回程中被迫與我身體有親密接觸的人,都份外可愛。

終於來到Aleumdaun,這是我期待了一整天的目的地。不過既然相約於晚上十時半,我也不必心急太多。現在才不過九時十五分。而且整天在空氣不流通的辦公室工作,臉上的油脂分泌確實叫人尷尬。我決定多走幾步,先回家清理好自己,不論生理心理。

我知道「嬌滴滴」今晚會來當班,所以今晚是不可能找到與 Jackie 獨處的機會。打消預早到Aleumdaun的念頭,我在家裡剃鬚、洗臉、刷牙、更衣……直至十時二十五分。 我已經期待到不會幻想今晚是怎樣的晚上、會發生甚麼細節。因為「發生」已是一個夠我緊張和興奮的動詞。我似乎忘記了今晚不是單獨聚會?又如何,我同樣可以享受。終於到晚上十時三十分,我來到在 Aleumdaun 的門前,但我只看到Jackie 。

忽然我的電話響起,是瑪莉。我決定不去接聽。因為,我只看到Jackie。

「Philip 說他女友出了點事,來不了。」Jackie 又是一個人躲在水吧內收拾,而「嬌滴滴」已經下班回家。

「女友?」我相信 Jackie 理解我的疑問。同時間,我心跳漸漸加速。我知道我抑壓不住那自然的興奮。

「是啊!而且他會跟女友今年年底結婚呢!」Jackie 笑。那是祝福的笑容。

「你似乎很羨慕呢!……」

Jackie 安靜,沒有說話。

該死的我。

然後她又再開口說,「我只怕有天我不會再去羨慕。」

這次到我沒有答上話。

「今天只有我們兩個。」Jackie 轉身打開身後的櫥櫃,「你想喝酒嗎?」

我最初以為自己聽錯,但Jackie 的確問我喝不喝酒。

「你有?」

Jackie 未有馬上答我,她從櫥櫃取出一瓶威士忌。

「沒想到你會喝這些酒。」

「你OK嗎?」Jackie 笑笑。

「當然OK!」我也笑笑。

Jackie 拿出一隻酒杯,但出奇地,她沒有馬上給我倒一杯。她走到咖啡機前,如平時一樣沖咖啡,一杯、兩杯。轉身用左手拿起剛才的酒杯,右手則燃起旁邊的石油氣爐。她將酒杯靠在火旁,輕輕地加熱。不久,她又拿開酒杯。她終於打開那瓶威士忌。然後酒往杯注,注進半杯。

「真的OK?」她又笑笑。

「真的OK!」我這次笑,是笑自己終於知道她想幹甚麼。

她要咖啡溝酒。

Jackie 一邊調,我就一邊在旁欣賞她的專注。我忽然想起,瑪莉也曾經在我們初相識時候,說我認真工作的樣子很吸引。她說那是一種魅力。當時我當然快樂,因為那是一種高尚的稱讚。但後來我了解到,那不過是一種外力,叫Timing,而非魅力。她碰巧遇上上進時期的我。

「愛爾蘭咖啡,」Jackie 忽然遞上一杯咖啡。我想剛才的東西想得太入神了。「請慢用。」

「這是……咖啡溝酒?」我從Jackie手上接過咖啡。

「對。天氣冷,正好喝這個。」Jackie 又在下邊拿上一杯給自己。「有暖身功效的。」

「但願我不會醉,哈哈。」

然後,我喝下一口。

味道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反正今晚我是把心一橫來要醉的。

「可以要一點音樂嗎?」我問。

「當然可以!有特別想聽甚麼嗎?」

「來一點西班牙的音樂吧。」

「還以為你會說要愛爾蘭的音樂。」Jackie 真鬼馬。

她放下咖啡杯,走到唱片架前。

「剛好,我有一隻電影Soundtrack,是Barcelona 的音樂。」

她由架上拿出一隻《Vicky Cristina Barcelona》的唱片。這戲我看過,是一套我認為寫得非常真實的愛情片。雖然瑪莉反對︰「那只是情慾。」。

「合你口味嗎?」Jackie 問我。

「Perfect。」

廣告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11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