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陳奇遇記 (十三)

四月 18, 2011 § 發表留言

面前的是瑪莉。昨晚沒有跟她慶功,所以我今天主動要求與她單獨午膳。我選了一間與公司有一段距離的高級日本餐廳,因為這樣才有刻意的感覺。

「吃飽還可以散散步。」我說。她非常高興。當看到她的笑容,我就放心。始終,想分散女人天生敏感的嗅覺總要花點功夫,設一個適合犯罪的場景是必須的。

順理成章。這是Jackie 昨晚給我的解釋。最初聽到這四個字,我有被愚弄的感覺,覺得這算是甚麼答案。然而,我沒有追問的衝動,反而不知哪來的勇氣,我亳不忌諱地望著Jackie。我看著她的五官由強顏到收起笑容,直到失笑,再露笑容。我忽然發覺,順理成章解釋了所有不合理但卻又自然不過的事情。後來我又想,可能是因為那天播著電影的關係,她當下需要一種安慰。

「謝謝你。」瑪莉在吃她的「花之戀」前跟我說。

「我朋友跟我說,這裡的綠茶慕絲蛋糕很好吃,待會點一客給你嘗嘗!」是誰跟我說過這番話,我根本就不記得。

瑪莉的確喜歡那蛋糕,一邊吃,一邊稱讚那綠茶味又濃又香。我幻想到她之後向同事介紹這新發現的雀躍樣子。辦公室內話題總離不開「吃」。不過,我覺得這絕對是好事,始終「吃」比「關係」更簡單。即使二者都是一種慾望,但後者卻多了複雜的源頭 — 人。

我跟Jackie 的關係複雜嗎?其實可以很,也可以不很,在乎我們 —更可能是只有我—如何選擇。人類擁有世界上最容易虛構的物質,就是思想。然而,這些虛構的思想,有時會不知不覺走到現實的時空,成為真實的一部份。而最可怕是,人的思想向來複雜,或者更準確說,是不甘於簡單。

我的確蠻樂於與Jackie之間的關係。

「我可以繼續叫你Jackie嗎?」我於Jackie 的微笑抽離開去。

我的要求令Jackie有點意外,她沒有料到我會喜歡這名字。對不起,我確實想參與「Jackie」更多。

「為什麼?」Jackie問。

「因為我也是叫Jacky。」有時候,一個理由需要的不過是一句句子。結果,Jackie 笑著說可以。

我一時興起,建議不如明晚一同到酒吧喝酒。我、Jackie ,還有陰氣人(他後來告訴我他叫Philip)。

「不如就這裡吧。」Jackie 忽然說出一句。

那一刻我試著幻想 Aleumdaun 變成酒吧的樣子。或者我會叫Jackie 將燈光調暗,然後Jackie可能會提議放映一套她喜歡的電影。Philip呢?最好就是缺席,不然就讓他偶爾說些是非八卦,令大家更放鬆。究竟是咖啡是酒都不要緊,因為氣氛都同樣醉人。忽然想,如果我的故事存在一種背景音樂,我想應該是西班牙的音樂。

我很陶醉,而面前的瑪莉也一樣滿足。

「對了,今晚小絲約我出去。」瑪麗如一個小女孩般向我報告。

「甚麼節目?」

「沒甚麼特別,喝點東西而已。她說最近工作把她逼得很緊,她要輕鬆一下。」

「自己注意不要喝太多,我會擔心的。麻煩結帳。」我在日本餐廳向站得筆挺的侍應招手。看著一臉笑意的瑪莉,我期待今晚跟Jackie的聚會。

廣告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11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