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陳奇遇記 (九)

五月 29, 2011 § 發表留言

「世界很多人和事都被忽略。所以我喜歡電影,因為它將世界放大,好讓你我去仔細閱讀。這也是電影的偉大。」

從第一眼見到Jackie 開始,我就知道自己會喜歡這個女生。

「還有就是關係。好的電影,能夠將關係說得令人感動。」

「感動?不過是因為太慘情吧。」平時跟瑪莉看戲都只是她在哭哭啼啼。我從來都覺得那些跟我太遠,是不真實的。

「不,我指的感動不是指令人流淚。」Jackie 忽然指一指意大利飯。對不起,我太入神於對話之中,忘記要吃。

又回到芝士郁香幸福之中。我很滿意黃調的燈光,不存在破壞力。

Jackie 再說。

「當你發現,故事試圖告訴你的那段關係,比你本身知道的更多時,你會被震撼。就像更了解你所愛的人一樣。然後你發覺自己會因看通這一點關係中的仔細,而感動。」可能受了芝士影響,我覺得Jackie的說話與意大利飯都很浪漫。因此,我沒有回應,只是一口一口地吃著飯,享受在這氣氛之下。

但Jackie 以為我不明白。

「當然,我指的都是能將關係寫得夠細夠深的電影。」

「絕對明白!」

Jackie 露出似乎滿意的微笑。

「你這樣鍾情電影,卻又將所有時間貢獻到這咖啡店。」我知道,這是了解她的機會,「我想知道你更多。」

她沉默,想是在思考。她移開視線,移到我們中間的意大利飯上。然後一分鐘的相隔,她終於開口說。

「再回去電影圈工作,比經營這家咖啡店,身心都吃力一百倍。」語氣比我預想中的更輕描淡寫。可能因為她聲音本質是帶甜的,我忽然想起林嘉欣。

「為什麼?」我說。

她又再沉默,但這次不像是思考,像是考慮。她凝視著我好一段時間,然後又慢慢移開目光,放空似的。由她望著我一刻開始,她眼睫毛因眼睛的震動而一直柔柔、慢慢地眨動,這令我很敏感。這一分鐘的無語,我聽到的是街外的汽車聲。

兩分鐘,一輛巴士駛過。接著,她打破沉默。

「我曾經戀上一個有太太的攝影師,而打從認識他開始,我是認知這事實的。」

我沒有想過,Jackie 告訴我這些。

「跟他已經分開也好一段時間。而這回憶,我想好好保存。所以,我選擇離開那個地方。」

請教教我,我應該如何回應她。

廣告

小陳奇遇記 (十)

五月 22, 2011 § 發表留言

「所以,我選擇離開那個地方。」Jackie 平靜說著。有點若無其事的感覺。

咖啡店外又駛過一輪巴士,沙啞但響亮的機器聲劃過了似乎凝住的空氣。

我看著她,心想自己可以說甚麼?她劈頭一句承認自己故意,似乎暗地裡是叫我不要開口問那些膚淺的問題。說實話,或者她寧願被騙。至少,她不用負上太多道德責任。忽然間,我覺得她蠻勇敢。

「對了,忘了給你喝的。還是拿鐵嗎?還是想喝別的?」Jackie 說。

奇怪是,我沒有從 Jackie 身上感受到半點尷尬感覺。她是如此坦然。尷尬的都一直只有我。

「啊…拿…鐵就可以了。」猶如驚醒的語氣。

「熱?」

「好……」

Jackie臨離開座位前給我一個微笑,然而我卻報上一個猶有餘悸的醜臉。

丟臉。

望著面前的飯,我忽然失去所有食慾。我覺得,心都實。

不久,她拿著一杯拿鐵回來。

「對不起。」當Jackie 給我遞上拿鐵一刻,我認真向她說。我認為有道歉的需要。

Jackie說不過是小事。

「況且,你的反應正常得很。」她輕鬆地說。

「我實在太羞家……」

「只不過是真性情。」

「那也未免太真……」我又回想自己猶有餘悸的表情。

「至少我未有感到難堪。」Jackie 的笑容往往令我放鬆。

我開始對剛才丟臉的表現釋懷,隨手拿起那杯冒煙的拿鐵,喝了幾口。不知是神經舒緩的關係,還是因為甚麼的,我也開始若無其事,大膽地問她關於那件事的。

「是因為被發現關係所以分開嗎?」

語氣語速都算自然。

「不。我慶幸。」

有點像舊朋友聊天。

「那為何會分開?」

雖然我知道那種關係是注定分開,但總會有個原因吧。

「因為他怕。他發現自己原來受不了瘋狂帶來的憂心。」

「瘋狂帶來的憂心?」

「我曾經有過他的孩子。未夠一個月時已經發現到,我馬上就打掉他。夠瘋狂吧。」

「那是我非常後悔的事。」Jackie 補充。

「每個打掉嬰兒的女人通常都後悔。」

「我放棄了可以實實在在寄託我對他的愛的機會。」

我忽然想起第一次跟Jackie 對話,她看的那套電影。

「或者我沒有想過我們的關係會完。又或者當時的我認為總有一天,我會再為他生孩子,不論是否堂堂正正。」

那套電影叫《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

「但為何一定要離開?」

「因為……我不想看到他退縮的模樣。我再堅強,也受不了一個最愛的男人面對自己時,最後是選擇退。」

「你希望他仍是愛著你,至少在你心目中仍是這印象。」

Jackie 沒有說甚麼,這時候,默認比說話更有說服力。又有一輛巴士駛過。

「你很傻。」這是我那天晚上,於這件事上所說的最後一句評語。

之後,Jackie就收到一個電話,說有事要先走。結果,我也要走。

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在想,為甚麼 Jackie 會將這些事告訴我,一個並不相熟的客人;為甚麼那男人可以令  Jackie 這樣傻;又為什麼,我說她很傻時,我會有心痛的感覺。

小陳奇遇記 (十一)

五月 17, 2011 § 發表留言

這是知道Jackie 「秘密」後,第二天。而其實,原來我一直不清楚Jackie 咖啡店的名字 – 這是我昨晚不停想念著她時發現的。

我承認經過昨晚的相處之後,我很想她。我似乎亳不介意她的過去。在她身上,我居然有種認為理所當然的寬容。又其實,「不道德」跟「接納」,一向並非對立。只是,我沒有花太大力氣去理解,就將二者帶到同一個平面上,繼而放開觀念。可能這是一種預演 – 提早寬恕自己。

「Aleumdaun」,那是Jackie 的店名。今早順路經過店門口時,刻意抬頭看。不過店仍是關著的。我是對它有點印象。不過,一看就心知肚明,心知肚明這是一個我沒法子記著、甚至理解的名字。

忽然間,我有衝動拿出 iPhone,將字母逐隻按下,嘗試找個答案。

Sorry, no result.

算吧。我今天不是打算學生字,還是上班去。

剛到埗,我就在公司接待處見到瑪莉。她背對我跟小絲談話 – 一個暗地被同事們票選為最有潛質嫁不出的女生。瑪莉今天穿著一套淺粉紅搭著白色的套裝,踏著白色的亮面高跟鞋。我忽然覺得她比平日可愛 – 她一向都穿灰色的。

「早晨。」我從後靠近瑪莉,嗅到她的洗髮水香味。

「早!」瑪莉回頭,笑得很燦爛。

「早啊Jacky!」被票選的小絲跟我說,「你今天是否要Present?」

「是啊!你又知道?」

「我收到消息說 N 公司的營運總監會來。」

「不是說只有張經理跟他的同事來嗎?!」瑪莉忽然大叫,她比我更慌張。「你準備得足夠嗎?Jackie。」

再看瑪莉的套裝,我以為她知道今天的情況。

「其實這幾年都一直有合作,今次也應該不成問題吧。」

「況且昨晚都已經將資料改好,或者回去再熟讀Powerpoint 的資料吧。」說罷我便走進公司。而瑪莉也跟小絲道別,然後跟在我身後。

「對了,你昨晚甚麼時間吃完飯回到家?」瑪莉忽然問。

「我也沒有刻意看時間,大概十一時吧。」不要說忘記,也不要說得太確實。

「下次帶我去那餐廳吧!昨晚聽你說,我也忽然想吃!」瑪莉提高音調,表現得很期待。

雖然瑪莉蠻好騙,但也要小心。

「不好。」我冷淡地說,然後又在臉上掛上笑容,「因為我已經學會如何煮,我要你到我家吃我煮的。」

這刻,瑪莉笑得不能再甜。

臨分開回到自己座位時,瑪莉在我耳邊溫柔地說了句「加油」。說到底,瑪莉是個很可愛的女生。

結果,Presentation 很順利,N公司的人都很喜歡我們的方案,總算不枉我昨天的努力。不過,昨天加班其實是福氣,不然我哪有昨晚的一宵。

下班時,瑪莉問我今晚會否出席大伙兒的慶功宴。她今天心情都很好,可能因為N公司營運總監問及一條問題,而她漂亮地回答了。所以,當我跟她說今晚未能出席時,她也沒有不高興。她還有其他同事陪她高興。

跟大伙兒道別後,我走著如常的路、回家的路。或者因為熟悉的路,我都安心地走著。然後終於來到「Aleumdaun」。

我推開門,Jackie 未有看到我,她埋頭在水吧裡找東西似的。同時,一個男生靠著水吧跟Jackie 聊著天。那男生流著淺棕色的短曲髮,架著透明膠框的眼鏡。他衣服是不完整的,外衣只有半身,內搭是左右不對稱,我想這是瑪莉平時口中所謂的層次感。 還有,他的拖鞋很礙眼。

「Hello…」我上前跟Jackie 打招呼,但我實在未能表現出應有的自然。那男生令我很繃緊。

「Fiona,有人找你。」那男生對 Jackie 說。

雖然那男生秀氣的聲音分散我部份注意力,但我還是非常敏感 – 那男生說著一個我未有聽過的名字。同時間,Jackie 抬起頭回應他一句「是」。

小陳奇遇記(十二)

五月 11, 2011 § 發表留言

如果要給現在的自己找個角色,我想,應該是大亂陣腳的……小卒吧。想給自己一點位置當個將軍,但似乎,我未如將軍般對局勢瞭如指掌 – 連對手的身份我都未了解。

Jackie,或是Fiona?會打算跟我解釋嗎?

「Jacky?」這一刻,她與我對望,我想起昨晚的事。

我覺得自己很笨。

「你好。」

我不想去質問她的身份,因為我不要那陰柔怪氣的男人知道這些。然而,我想不出一個漂亮的理由來解釋自己的出現。難度我要說因為肚餓而來這裡?幾秒之間我只想出「你好」兩個字 – 連陌生人都有權利說的兩個字,沒有身份象徵的兩個字。

她似乎感受到我的侷促。

「Fiona 是我的真名。」她再次用笑容令我舒懷。這次,我有哭的衝動。

不過我用了大笑來演繹。

「哈!我剛才也驚奇為何會聽到另一個名字!還以為自己聽錯呢!哈哈!我覺得 Fiona 比 Jackie 更適合你!哈哈!哈……對不起。」裝不來。我懷疑自己一邊笑,一邊在皺眉。哈……

「我剛才其實很慌,怕自己被騙。對不起。」

「你也蠻坦白!」陰氣人似乎欣賞我。

「哈哈,每次你都這麼誠實。」她說過,我是真性情。

「這朋友交得過!」我慶幸這句話是由陰氣人口中說出。

「我跟他說了之前的事。」她跟陰氣人說。

「Kor – li – 人?」陰氣人輕描淡寫地。而她,就輕輕的點點頭。

「Jackie 是那個男人給她的假名字。」陰氣人忽然對我說。速度跟內容都令我一時間招架不住。恕我未有出軌的經驗。

「他們的圈子基本上一樣,都是電影的人。」陰氣人如代表律師般為她答辯。「為了保護Fiona,那男人在電話上改上一個比較中性的名字『Jackie』,讀上亦不會立即想到是女生。這樣子,朋友也好、太太也好,看到來電或是聽到對話也不會疑心太多。」

「而不知為何,他慢慢用Jackie來稱呼我。就算只有我跟他二人。」她拿起陰氣人面前的橙汁,喝了一口。眼神沒有望向我們任何一人。

「他知道自己記性差,怕在太太面前一時間說錯!最後就甚麼時候都叫Jackie!」陰氣人拿回橙汁,又自然地喝一口。

「或者他覺得,Fiona 同時Jackie,對他太沉重,就像不停提醒他他在越軌。只有Jackie的話,心理上會好過一點吧。」她終於在說罷一刻望向我。

「對,少一點罪惡感。」我中學時期學習的會話技巧忽然間大派用場。當年老師教我,想不出說甚麼就用這「重組」這方法。

「對,罪惡感。尤其在我墮胎後。」

我感覺到她在強顏歡笑,陰氣人也察覺到吧。

「那你為何一開始用上這名字來向我介紹自己?」我試圖將她注意力帶到另一處—我。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五月, 2011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