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陳奇遇記 (五)

七月 14, 2011 § 發表留言

聖誕節終於到了。

我答應過瑪莉這個聖誕陪她到澳門。她說,現在就先到澳門的威尼斯,意大利的威尼斯將來再兌現。我相信她有暗自禱告威尼斯的水位不要升得太快,又或者相反祈禱我的人工水位升快一點。結果,我跟瑪莉在水位不會變的威尼斯過了一個快樂聖誕。三天的假期,兩天花在澳門,而餘下的二十七,瑪莉說要找朋友。我呢?決定將個下午花到Jackie的咖啡店。

「聖誕過得好嗎?」

我這樣問Jackie。

我坐到水吧對面的位置,Jackie則為我準備剛點下的熱拿鐵。我也不清楚自己期望得到怎樣的答案,但我希望從中猜測到她感情生活。我目不轉睛地看著水吧裡頭的Jackie,我知道這不是客人對店主應有的表現。

「我不慶祝聖誕的。」

耳邊傳來哥哥的《玻璃之情》,今天Jackie 沒有放電影。

我未有聽說有人不慶祝聖誕,而令我發覺聖誕節要來臨的,正是Jackie的拿鐵。

「因為要顧店嗎?做飲食的確不能放假。」

Jackie沒有回答我。是因為聖誕工作太累嗎?還是因為想起失戀?她拿起一個鋼杯,倒入牛奶,再擺到打奶器,機器的聲音令我想到電動牙刷。我不自覺用舌頭抹過門牙。嗯,仍很乾淨。

Jackie將起泡的奶倒到咖啡杯,這次的拿鐵沒有聖誕樹。她的手越過水吧將拿鐵遞給我。我接過拿鐵,但我承認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覺得你很特別。」

仍在水吧內的Jackie 凝視我,像評估我,又像在思考甚麼。而當我又懷疑又後悔自己說錯話嚇到她時,她竟然說,「那不是好事。」

「為什麼?」

「那你覺得我特別在哪裡?」

「你很神秘。表面沒有說甚麼,但似乎又經歷了甚麼。」

「難道你沒有經歷?我也是跟你跟每個人一樣過著日子。」

「但至少也有平凡和不平凡兩種。」

「我覺得是分留心與不留心兩種。」

我不懂回答。

「你信因果嗎?」 她走出來坐到我的對面。

「你信佛?」

她擰擰頭。

「那不過是簡單的道理。」

「那你不慶祝聖誕,是因為過去的聖誕不快樂?是失戀嗎?」

Jackie 稍頓,然後就笑。她似乎在取笑我。我忽然有點不自在。

「不過是習慣。」

我還未有馬上回應,因為答案實在太簡單。就在我思考同時,一群大約十五六歲的二男四女嬉嬉哈哈走入咖啡店,Jackie離開了我們之間的對話,去服務他們。

不久,我也把拿鐵喝光。

廣告

喚醒尋找故事的動機 -《故事效應 – 創意與創價》楊照著

七月 8, 2011 § 發表留言

單是書名,已經令我產生共鳴。「故事」兩個字,是我最近,甚至可能是未來生命中,一個關鍵字詞。

正如楊照所說,「生活的規律反覆磨損了我們對於故事的敏感」。

我一直深信身邊充滿大小故事,只不過,大家都看不見。就算是那個天天看著你上班下班上班下班的大廈管理員也有屬於他由觀看閉路而來的經歷,而經歷令他產生心理從而生理的變化。「變化」就是我看故事的重點。

這本書引用班雅明(Walter Beniamin)對故事的定義,「來自遠方的親身經歷」。這一點與我對故事的信念有點出入。「故事」於我來說,是我們生活中的一環,它存在,但同時經常被遺忘(或者嚴格來說是我們將他人它物過目即忘)。是否「遠方」、到底是「誰」,其實不重要。重要是,故事是「立體」- 它擁有密不可分的細節,由「因為」走到「所以」的「變化」,令故事可以供人一直挖下去。

雖然對故事的定義未見一致,但我跟作者楊照對故事的態度都是相似的。楊照重視「故事」認同「故事」同時相信「故事」力量。由他堅持每一篇文章都用「故事」去彰顯故事的影響力,叫讀者親身享受故事從而明白「故事」何等奇妙,這已經證明了他對「故事」的肯定。單是蕃茄醬這樣在麥記隨手沾來的小物,楊照讓人看到它與小孩之間與生俱來的微妙互動,這就是「關係」。沒錯,「每一個故事最核心講的,其實還是人與世界的關係。」

《故事效應》一書確實令有意寫故事的人先認清「故事」的意義。

而於我,「變化」與「關係」正是我在建構「故事」時不斷提醒自己的字眼。而要看得見它們,首先就要學懂「停留」,認清當下的「狀態」。引用書中一句,「好的故事通常都能在我們眼前照見原來看不見的東西,同時卻又在彰示的瞬間……」。

「停留」令我們看見原來看不見但其實存在的東西。這是為什麼一個好故事可以觸動人的原因,因為它使人看得見。只要你肯「停留」,你也會是故事的載體,然後看到更多更多更多……

題外話,真正令我學懂「故事」是甚麼一回事,其實是陳慧老師。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七月, 2011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