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陳奇遇記(二)

九月 4, 2011 § 發表留言

她放下一杯畫上聖誕樹的拿鐵。她提醒我已經踏入十二月了。

她跟那位與她年紀相若的女生用流利的韓語溝通,我懷疑她其實是韓國人,她們的對話打散了我的注意力。這分鐘我口裡都是拿鐵,但我記不下它的味道。她們不急不促地一人一句,雖然我聽不懂內容,但仍覺得空氣與聲音的份量準確恰當。不過這種不屬於我的氣氛有點令我不自在。結果,我將視線移到「徐靜蕾」的「白牆」上,我拿起桌上剩下一半的拿鐵,走到咖啡店那暗淡的位置。

我找上一張靠牆的枱來安置自己。拿鐵的白杯因反射而映出光影,我望向前方,看到牆上的「徐靜蕾」與片中男人在發生關係。不過,配樂似乎預告這不是美好的關係。然後聽著他們完事翌日吃早餐的對話,男人說要走,女人卻很冷靜。最後「徐靜蕾」死去。原來她一早懷有那男人的孩子。那次「關係」其實不是第一次,只是那男人一直忘記每一次,而且是很徹底的忘記。

電影不久就完,我未能很了解「徐靜蕾」的心態。不過,我想知道電影名字。

「好看嗎?」

她突然出現有點把我嚇倒。她說這電影叫《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是她喜歡電影之一。我一時間答不上話,因為我對這電影一無所知。

但我知道我需要說些甚麼,就算甚麼也好。

「我不能理解女人。」

我未肯定自己其實想說甚麼,她就已經回應我。

「女人需要抓住一些東西來令她覺得安全。女主角讓生命留下能抓得緊的東西,好使她繼續停留在愛之內。」

她按下搖控,然後一邊說,一邊取回影碟。而我說不出半句話。

廣告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11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