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媽咪與貓咪(一)

三月 31, 2012 § 發表留言

街坊都叫她做娟姨,叫她女兒做阿美。

「我跟阿聰分手了。」這是阿美昨晚回家吃飯時告訴娟姨的。

「而且搬出了沙田的家。」 娟姨還未想起阿聰的樣子,阿美就已經說她現在一個人住在炮台山。「是上個月的事。」

那天晚上,阿美將新屋鎖匙交給娟姨,並著她可以丟掉舊的。

「他都應該會換個新門鎖。」阿美輕描淡寫。

「待會我教你如何到我新屋,以後你拿湯水給我再不用去那麼遠。」

其實娟姨很清楚,相比自己所花的車費,她更著緊阿美交多少錢房租,她總怕阿美應付不來。不過,她又知道阿美不喜歡別人過問她的財政狀況。所以,她還是不過問太多。

星期五的黃昏,娟姨有點期待。她拿著阿美寫給她的巴士號碼來到了炮台山。阿美叫她今晚來她新家吃飯。不過娟姨總是跟阿美要求飯還是由她煮。

確實是有目的,因為這是娟姨了解阿美生活的方法-她到哪裡買菜、菜有多貴、地方有多便捷……然後,娟姨又會經過附近的地產公司,努力從玻璃上的樓盤介紹尋找阿美大廈的名稱。

黃昏五時四十五分,娟姨挽著菜來到阿美新家。四百餘尺的地方,沒有特別的佈置,應該是業主本來的陳設。只是明顯有點凌亂。

娟姨將挽著的菜放到廚房,又將廚房積起未洗的食物盒洗好。丟掉茶几上的零食包裝、疊好沙發上攤開的雜誌在茶几上……雖然在新屋,但一切又似乎駕輕就熟。正如她早知阿美的床鋪是凌亂的。

結果娟姨來到阿美的睡房,是阿美的味道。她就是不習慣打開窗。然而,在熟悉的氣味中,娟姨又似乎隱約嗅到一些不同。她打開窗後就走到床邊,想趁阿美回家前再幫她收拾一下。

嗯,被單卷得像一個饅頭,摸上手是有溫度的。不以為然,娟姨利落地拿起被單,向上一揚。

「喵!」響亮而強烈。娟姨恍惚見到一隻淺啡色的物體極速移離房間。

被嚇倒了,娟姨拿著被單坐在地上。她從來不知道阿美有養寵物。而這時候,廳外傳來開門的聲音,還有阿美的聲音。

廣告

第10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三月 30, 2012 § 發表留言

場︰1

時︰日與夜
地︰Starbucks
人:妮

正如昨天所說,今天開始,為期一星期,獨自做寫稿練習。(早上還跑了個步!)

第9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三月 29, 2012 § 發表留言

今天我問隊長:「電視劇以對白主導這絕對理所當然,但我少見它會花情節去營造氣氛,或者是單純畫面沒有對白。其實電視劇是否不主張這些?」隊長的答案︰電視劇不同電影。電影是以影像說故事,而電視劇其實都容許這樣子,正如《天與地》也有單純畫面營造氣氛。但相對電影,電視劇更加是以對白主導故事發展。

隊長隔天就會提醒我們要先學好基本功,不過他今天給我們播放一套非常風格化的劇集。它的開局已令我震撼,這是一部當電影拍的電視劇嗎?

我在很多現在的劇集中,總覺得缺少了些甚麼似的。或者因為我看慣了電影,總覺得電視的鏡頭運用,氣氛不夠。但今天我們看的這一部,它對氣氛的營造,象徵的運用,對白的深度與情感的層次,相比很多電視劇更rich 更deep。看得出的創作人的誠意。但問題是,它的收視率是必然的慘。因為就連我,也看得沉重。莫說要入屋。

究竟風格與入屋的取捨要到哪一個程度?是否將一套電視劇用電影手法拍就應被追求?是否要將故事發展推到極端位置才叫破格?

平實與風格化之間的權衡,今天我深切體會到。

(畫外音︰這個蜜糖月真的很甜,明天留家試學寫稿,下星期四再回公司去。很明顯,Self-discipline 也是編劇一個必要的素質。)

第8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三月 28, 2012 § 2 則迴響

「要有心理準備這一行 (電視創作) 是非常辛苦,但是,這一行可以給你一種其他行業不能找到的滿足感。」這是一位在公司Standard & Practice Dept 的同事跟我們講解完電視廣播守則後,給我們幾個小伙子說的一句贈言。聽到的時侯我的確有點感動,覺得就算非創作部的同事,也心存熱血,正如人事部有位人兄有天跟我們這班CT說︰「請多做像《天與地》的劇集。」

今天是DSE首天考試日子(家弟正是首屆334考生),回想自己當年考A-level,有點懵懂,懷著不卑不亢的態度去考,書照溫卷照做,但又不敢幻想太多,總之就踏踏實實去考這個試。4年後,現在,我發現這有點似自己的處事態度,對編劇這份工也是如此-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踏實地做,我有我目標,但我亦不刻意幻想未來,或者,我相信「未來」會自自然然來臨,控制不來。有時我會跟人說︰「盡力而為,隨遇而安」。

懷著這份心,我知道自己沒有停下過,有時或者會走得慢,又有時或者兜路了。但就是不願停下來。可能「盡力而為」是一個無止境,因為人本應是會進步的生物。對了,最近我想寫另一個系列短篇。

上天其實給我很大福氣。我感恩自己在主流創作的工作以外,仍然保留到一份「寫自己有感覺的故事」的動力與能力。

第7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三月 27, 2012 § 發表留言

收視率,今天公司安排市場部經理跟我們詳細講介「收視率」﹐一個令編劇又愛又恨的數字。

愛,因為它就是一個成績,推動自己一次做得比一次好;恨,因為它就像是一個標準,限制我們要保守創作,多寫主流。我其實心知肚明日後都要看收視率做人,因為劇集收視會影響公司廣告收入,也是我們全公司上上下下員工的收入。我同意隊長說,電視不是一個做實驗的地方,他不反對創新,但當中要兼顧很多東西。他有時也覺得兩難。

之不過,我覺得公司其實也重視「口碑」的(當然最好就是「收視與口碑兼得」),畢竟大部份創作的人與生俱來著一種「不甘平凡」的基因。只是現實嘛,就多數是「有口碑無收視」……唉,沒法子,很多去評論的人都不是常看電視的人,常看電視的人卻又不會在社交網絡share完又share。學隊長話齋,先不要想去做甚麼石破天驚的故事,我們先去追求「雅俗共賞」,但這已經夠難。

加油啊!

第6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三月 26, 2012 § 4 則迴響

踏入第二星期亦是最後一個星期的課堂,「隊長」繼續以一個真實劇本的分場來教導我們如何鋪排出想表達的東西。不過說到尾,究竟到哪裡要收、哪裡要再推前一點,這是一種戲劇sense,真沒有一定的程式。旅途上編劇要去浸淫的,就是「說故事」的技巧。「隊長」說,要寫到一個準確的分場,也夠我們學三年。

一個故事走下去,有些情節可以不用呈現,觀眾可以自動假設;有些場口卻不能省,例如角色進駐「重要舞台」的一幕。我們說故事,就是透過很多不同的事情去準確表達想說的,例如角色性格、角色關係等,而重點是,我們需要讓觀眾有重組故事的空間,讓他們可以在不同連貫或瑣碎的事件中找到重點,然後透過不知不覺的重組,使他們經歷一個有感受的過程。

我相信當觀眾找到故事中的完整性時,他會很高興。然後,我也會高興。

第5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三月 23, 2012 § 2 則迴響

今早公司安排一位編審前輩跟我們講「Gag」。我嘛,自知不是一個很幽默的人(只會因講錯話而被朋友取笑),所以我一直抗拒構思這類故事,或任何笑位。

從前我很少認真地看喜劇,更不曾思考它的價值。我的確忽略了喜劇的妙處,甚至是一個笑位的作用。直到最近我專心地看了幾部笑片,我才開始留意到當中的可取之處。我特別喜歡喜劇裡對白間的action and reaction。

不敢說經過今天的解說後,我學懂了寫Gag,因為創作都是知易難行,寫好的喜劇或笑位比寫正常劇情難度高出很多倍。所謂的幾個度Gag方向也只是開路燈,沒有很實際的幫助,但至少幫我打開了一個眼光,開了一個空間使自己變得幽默一點。

同意編審說「幽默」對做人做編劇都有幫助。畢竟在今天荒謬的社會,不令自己輕鬆一點實在會活得很苦。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12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