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媽咪與貓咪(五)

四月 29, 2012 § 發表留言

親愛的阿瑪,

請原諒我不常給你寫信。告訴你一個消息,你要當婆婆了!

沒想到來到香港未夠一年,我就懷孕。剛才阿燊陪我到醫院聽報告,他問我想要兒子還是女兒。阿瑪,你呢?你會想要一個孫仔還是孫女?

香港的確是一個非常新奇的地方。這裡人很多,每天我都會見到很多不同的面孔,這跟白家村差別很大。你不是常說我是貓仔托世嗎?甚麼都要八卦。

當初我跟你說要偷渡到香港時,你罰我不准吃飯。結果第二天我就餓昏在爆竹廠,然後第三天整個白家村的人都知道我要到香港去,到第四天,你就把我關起來了。

今天我有一種感覺,我不只是為自己而離開,還有我的寶寶。當我一想到自己,還有自己的寶寶將來要住在這個地方,我就有種莫名的興奮。而且我知道,我要更加努力,未來的日子任務會更多。

春天要來了,我會掛念家裡的杜鵑花和阿瑪你。請你不要擔心我,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祝安好,也謝謝替阿瑪讀信的人。

女兒
鳯娟 上
一九七五年四月三日

(完)

廣告

系列短篇—媽咪與貓咪(四)

四月 28, 2012 § 發表留言

⋯⋯而家嘅你,可能仲係喺隧道口塞緊車,又或者喺公司門口,等緊一部唔再係一開門就已經迫滿人嘅升降機,又或者,你仲喺公司,同一份務求說服到個客嘅proposal搏鬥緊⋯⋯忽然間,你會希望面對呢一切,都只係生活中的謊言。⋯⋯有呢首,Glen Hansard嘅《Lies》

I think it’s time, we give it up /And figure out what’s stopping us ⋯⋯♫ 」

星期五,晚上七時二十五分,多雲,天空中看不見月亮。只有我和Peter仍在公司,各自各工作。他和我相隔一塊partition,Peter喜歡在加班的時候聽收音機。這是我對他的了解。

電話忽然響起,鈴聲似乎很焦急。

「喂。」

是母親,像跑完四百米的聲音。

「怎麼了?」

「小美⋯⋯不見了。剛才我抱牠到公園透氣,結果牠由我手上跑走⋯⋯」

結論是,小美是逃走的。

我關掉枱頭電腦,離開公司時,Peter的收音機剛好播完Glen Hansard的《Lies》

So plant the thought and watch it grow/Wind it up and let it go

我提著外賣來到母親的家,她看見我的外賣時有點驚訝,因為我說我決定先吃個飯,才陪她到樓下找小美。她顯然認為我不著緊小美,牠是我和前度遺留下的貓。

但如果她開口問我,我會告訴她,只是大家對「照料」的定義不同。

黑夜下的公園,幽幽涼涼,我們在大大小小的花叢找著小美會發光的眼睛。母親提出了幾個小美逃走的原因:牠住不慣她的家、她不給牠吃貓罐頭、她罵過牠、牠不喜歡她⋯⋯

小美會餓死嗎?會被車撞死嗎?牠現在一定很慘!

「又或者牠現在享受於自由之中。」我打岔。

沒可能。

「貓不是蠢東西,牠們跑走是要去找些更好玩的、更好吃的。」

誰告訴你的?

「村上春樹。」

誰?

「村上春樹。」

是誰?

「村上⋯⋯算吧,就是你不認識的。」

之後我們說過甚麼,我都不太記得,只記得我們都是無功而還。

 

 

第28+29天 Welcome to the Hell

四月 27, 2012 § 2 則迴響

一個編劇的私心(一):

一、再荒唐的事,以「資料搜集」為藉口就說服了自己去試;
二、曾經的遺憾未必會化成一個完美結局,但至少會現行了一次「維修」;
三、生活中的丁點浪漫,故事主角就會懂得為你自動放大,不致浪費;
四、人生遇到的仆街,於筆下的故事,他的下場可以更仆街;
五、將秘密不動聲色地講了出來。

第26 + 27天 Welcome to the Hell

四月 25, 2012 § 發表留言

今晚,我手上有一份複稿,阿頭的手稿。嗯,初稿不是我寫,之不過,這一份東西對我來說絕對是件寶。阿頭叫我拿去認真看看,好好參透當中他修改的原因。

這一課學習,「知錯」和「能改」。

Image

第25天 Welcome to the Hell

四月 23, 2012 § 3 則迴響

今天第一次埋機當「落機兒」,緊張緊張!

甚麼是「落機兒」?由於這是一個集體創作,所以需要有人將開會時經各人討論後所得出的共識記錄低,然後一個簡單的故事流程就會慢慢展開成為一個分場劇本,將一集的層次清楚寫出來。這人就是「落機兒」。事先聲明,「落機兒」只是我們同期一班CT改的代號。(人生存在世是需要一點幽默感的。)

嗯……老實說「落機兒」不是一件難度很高的事,只不過一班編劇的思維是同時兼顧三個時空:現在、未來和過去。劇集是連續的,各人有各人的崗位令故事劇本如期製成,而當劇本在前進時,我們又需要同步為之前寫好的劇本進行複稿,檢查故事內已經發生的事。一不小心就會被故事裡的人物「騙」了,所以編劇心水還得要夠清。

但話說回來,「落機兒」主要是兼顧「現在」和「未來」兩個時空,嚴格點說,是緊貼它們。所以實際一點,這位置最重要是打字不能夠太慢,手指與腦袋要追著去。

努力!

第23+24天 Welcome to the Hell

四月 20, 2012 § 2 則迴響

這裡的編劇,每天工作的模式就是一組人,整天湊在一間會議室,不停 input and output。一個小CT,好容易就會捉得住一些「金句」,即是「令自己有感覺的話語」。今天的句子出自好人師姐佛羅倫斯。

「每個分場(的 End Point),你要停在你認為重要的地方。」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李安一套電影,《推手》。我不會忘記有一場,郎雄到唐人街中國菜館打工,打烊後眾人在菜館吃飯,郎雄因手腳太慢被老闆嫌棄,當眾被要求辭工。郎雄苦苦央求,加上其他廚佬為之求情,老闆最後極不情願地暫時放過郎雄。重點來了,鏡頭未有就這樣剪掉。我看著郎雄之後慢慢撥著飯,吃下一口,然後花了好些氣力才能咽下。那一口用力咽下的飯,是整場戲最重要的地方。

師姐說畢上述那句後,有解釋說,因為講故事要做到「承上啟下」。我當然同意說法。不過我在想,所謂重要的地方,似乎不是實際的一件事,或具體一句對白、一個行為。那只是一個表達方式,背後真正重要的,不能失去的,是情緒。或者,真正要「承上啟下」的,是人物隨著分場向前走、處境改變之下的情緒進展,繼而,讓觀眾在之中悟出意義。

 

第21+22天 Welcome to the Hell

四月 18, 2012 § 發表留言

曾經有電影編劇跟我提過四大「神仙蹺」。說實在,我不太記得全部四個,因為當時結論是,這些所謂的蹺,可免則免,所以我沒有放在心上。

我記得其中一條「神仙蹺」是喪禮和婚禮(還有一個好像是「意外」⋯)。她答︰「這些情況所有人物就會聚在一起,這樣自然有戲做。」當時蠢鈍的我不太明白固中意思。

直到這一兩天,我切切實實感受到其「法力」。

事緣最近要為一個新人物設計如何出場,她有她的設定,包括家人、成長歴程、價值觀等,絕對仔細。然而,她不是主角,我們不能在她身上用太多柴火(篇幅),但她在故事中有她的作用,需要在特定關係中出現⋯⋯結果在「顧前顧後」的情形下,費索思量了一天,否定了太多不可取方案(不可取未必是不合理,而是只要一丁點的偏差足已影響其他角色處理問題的方法,繼而整個故事。),結果還是用上「神仙蹺」,給他們一個生日派對,跟上述的「喪禮和婚禮」如出一轍,然後眾人就相遇⋯⋯事情就開始發生。

⋯⋯

觀眾會看得出嗎?但總言之,如非必要,就可免則免⋯⋯始終神仙不理解甚麼是誠意。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12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