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双月(三)

七月 26, 2012 § 發表留言

螢幕裡,曾凡隨手由書架拿起了一本書,並翻開第一頁。

「願你不會忘記我們之間的絮語,薇兒。」她輕聲讀出,然後又翻到另一頁。「是你告訴我,人是善於排斥異己的動物,所以我們得小心。這裡的人都重視結果;這裡的人都忽略原因。」

「管理員在嗎?」忽然有一把聲音在外邊呼喚著。

「來了!不好意思!」曾凡應道,看見面前是一個拿著《馬克思語錄》的女學生。

曾凡熟練地翻到那本書的最後一頁,抽出一張外借記錄卡,望一望,翻了翻。

「看來要寫一張新的,這張都已經滿了。」那女學生如是說。曾凡點點頭,從抽屜拿出一張新簇的記錄卡。動作利落迅速,女學生也已經離開,曾凡翻開旁邊的《絮語》,又重覆著剛才的動作,在記錄卡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和還書日期。只是記錄卡空白夠多,沒有換新的必要。

「曾凡!」

唏!我差點以為在叫我,太專注了。

推門的是一位紥馬尾辮子的女生。

「你看,校長的事上報紙了!」那女生興高采烈地走到曾凡面前,手上是一份當日的報紙,「聽說是學生會發給報館的。」

「你也不用這麼大聲吧,這𥚃是圖書館。」曾凡邊說邊接過報紙,看見校長的相片很大,很奪目。「我不喜歡這樣。」

「但蠻有效果啊!」女生反而說,「同學們都很支持學生會!」

曾凡望著報紙,上面是清清楚楚的標題,標題寫著「無道德 不自重 女子中學校長骯髒之戀 學生齊聲譴責」。曾凡結果看不下去,一句「看了,謝了。」便把報紙還給女同學。

就在這時,現實世界的我為螢幕裡的曾凡吁了一口氣。我有點莫名,似乎,我和她之間,不知不覺地產生了一種同步的感覺。或者因為我們都是叫曾凡。

X

早上,校長來圖書館找我。

「小楊,今天下午有空嗎?」

校長說,既然我回來了,不如也抽點時間為同學們做些分享。她聽說有學生對電影感興趣。於是吃飯後,我把劇本先擱著,與幾位學弟學妹會一會面。

「我很喜歡看電影。」一個小學妹說。

「我也是。」我笑了笑。

「那楊導演你正在寫甚麼故事?」另一個小學弟問我。

「我在寫一個……遇到共鳴的故事。」我如是說。

「為甚麼?」另一個學妹問。

「可能是我個人寂寞吧。」

我已經盡量輕描淡寫,但他們忽然無語,我的答案是有點把他們嚇壞。

「你們相信有下一世嗎?」我問。

他們沒有反應。

我默然半晌,還是說了。

「如果有下一世,我想為“那個我”留點東西。就算世界變得再可怕,TA也能找到一點共鳴與安慰。」

希望他們沒有把我當成一個瘋子。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系列短篇﹣双月(三) at 字活.

met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