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双月(五)

八月 1, 2012 § 1 則迴響

曾凡由始至終沒有回答我,到底她心目中的真理是甚麼。她合上了《絮語》,在抽屜裡拿出了一張舊報紙,用它封著《絮語》,像是一份包裹。然後鏡頭一轉便是翌日,我有點詫異,因為我看見曾凡來到一座住宅前,站立在一眾群情汹湧的女學生之中。只見她慢慢蠕動,靜靜地越過一個又一個的肩膀,而手上是用舊報紙包好的《絮語》。

曾凡每走一步,學生的情緒就越高漲,越接近大閘,她就越難前進。終於來到大閘前,她的身體已經被擠得不由自主,而耳邊盡是學生的咆哮聲,大家都歇斯底里。

不知廉恥。傷風敗德。難為師表。

曾凡默然,四望大閘的旁邊,她看見一個小小的鐵箱子,便把手上的《絮語》放進去。

根本沒有人為意曾凡,更沒有人在意這小小動作。然後曾凡慢慢走出人群之中,螢幕傳來一把陌生的女聲,帶點沙啞地說著。

「如果我倆都只是一個外人,可能,我和你也會變成他們其中一人,說著反對的聲音。」我猜,是馬悅,「但我倆身處其中,因此會明白,這個世界沒有太多所謂對與錯。」

就在這時候,住宅內響起一聲槍聲,混雜在學生咆哮聲裡。曾凡一凜,回身仰頭,望著密封的窗簾,她知道,那是不可挽回的…

X

《双月》劇終一刻,戲院是一片寂靜的。我被主持邀請,來到大銀幕前,面對著所有觀眾。他們看起來都是木然的。

「楊導演,電影裡,曾凡似乎投醉於馬悅寫的絮語,但裡頭所講是同性戀,所以你是同意同性戀嗎?這話題都是禁忌…」有人發問。

「正如結尾所說,這個世界沒有太多所謂對與錯。」我答。

「所以這是你故事想說的訊息,對嗎?」另一把聲音問。

「我不會告訴你,因為我希望觀眾在過程中領悟,而不是給他們一個結果,或者一個出口…」

「那請問《双月》這個戲名跟故事有甚麼關係?」

這個有點複雜,我試著用一個比較易明的答案。

「整個故事的構思其實來自一個“朋”字。」我如是說。

來世的我,你呢?今世的我這個朋友又令你找到一個怎樣的出口?

X

《双月》結束的一刹那,我莫名地失落起來。這段短短的時間,曾凡朗讀著馬悅的文字,一句句的絮語,使我有被刺中的感覺,然後隨之而來,是安慰、平靜。

我關上電視機,默默地收拾影碟,我覺得自己像在收拾一段關係,然後在有需要時,它又會出來安慰我。

(完)

廣告

§ One Response to 系列短篇﹣双月(五)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系列短篇﹣双月(五) at 字活.

met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