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話

六月 21, 2012 § 發表留言

家中裝修進行得如火如荼,連上網也不行。覺得自己有點像牧遊人,到處尋覓可以寫東西的地方……好想好想可以快點完工,我不過是想要settle down。

廣告

這是我相信的

八月 30, 2011 § 發表留言

好友失戀,問我可否給她寫一個屬於她的愛情故事。聽罷,便立刻答應。

作為一個喜歡故事的人,我不期望也不需要她告訴我一個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只要想到自己可以為她做一點點「文字治療」,我覺得我的文字已經是有意思的事。

我相信寫作有一定的力量,令人敏感自己的情感、敏感自己周遭大小事,因此,也比一般人更會看到世界的美好事,更因此,會相信世界仍有美好的。我一直慶幸自己總感受到「有趣」與「美好」,我更有一種衝動想將自己見到的真善美化成各個電影故事(電影是個人情意結而已)﹐然後令更多更多的人發覺這些善與美。當然,這種實現,仍有點距離。(但我會努力。)

今天午飯,Joyce有一句話我是很有感覺的。

「我們都有一個小小的範圍(她隨即在胸前點點位置指畫一個方格)。這個範圍內我們能夠影響到身邊朋友,我們會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告訴他們自己所看見的美好,我們仍然相信世界仍有美好的事。談不上影響整個社會,但至少可以令身邊的人更好。那種方式可以是戲劇、可以是教育、可以是……」

對,尤其當你指望那個權力體系改善社會時卻回得一番戲弄的時候,那倒不如靠自己小小小小的影響力彰顯身邊人未必看見的美麗。

這是我相信的。

又一山人的四個創作層次

八月 7, 2011 § 發表留言

遊走「又一山人」對自己三十年創作生涯的回顧展覽,我覺得自己上了寶貴的一課。並非Show Hand自己歷年的作品,又一山人邀請三十位有代表性及與他理念相似的創作人作一次作品上的「對話」。

又一山人認為,創作應該分為四個層次︰商業、個人情懷、社會及生命的哲學。他重視後兩者。整個展覽有六十件創作,每一件都在探討社會及人生這些命題。由「社會」走到「理想國」,最後到達「時間︰生命」,以恰當的步速不急不忙地引導觀賞者由中國思考到自身,講「如何影響」、「如何選擇」、「如何自處」。

始終我們身處的社會問題太多。未必是自尋煩惱,只是認真看待。一件事切入點總有很多,究竟看到甚麼,就視乎你一開始選擇接收甚麼。又一山人︰「這是我們『選擇』的價值觀。」不過,歸根到底,可能是一個「相信」的問題。你相信甚麼,就會看到甚麼。


(相片來源30×30 官方網站)

然而,整個展覽令我最感動是「過程」二字。又一山人於何見平「馬克斯+塑膠袋」《Hope》的創作上說:「不是起點的問題,而是過程的問題。」;於朱銘講「枷鎖」的《立方體》前提過︰「回不去了。」;而在王序那美中不足的瓷器《一個關于尺度與尺寸的思考與實驗》又分享︰「起點重要,持續同樣重要。這裡我看到了『過程』。

我自以為是地理解它們為鼓勵我的說話。

重回又一山人的四個創作層次,這其實是我們的選擇︰我們用一種怎麼的態度去創作、甚至去生活。創作能夠產生力量,一種推動的力量。除要認真活在當下,我們也應知道如何走得更遠及走到更好。這是又一山人這次展覽的命題︰「What’s Next」。三十位創作人,他們都有他們關注的議題,可能是和平、種族、音樂、空間、發展……他們用創作影響更多人。

最後,又一山人補充一句︰「你要選擇甚麼都可以,都不是問題。但至少你要知道,你可以並且有能力去作出選擇。」

溫馨提示:《What’s Next 三十x三十 創意展》將於8月9日結束,明天 (8月7日) 下午4時會有又一山人最後一次的親自導賞。http://www.whatsnext30x30.com/

喚醒尋找故事的動機 -《故事效應 – 創意與創價》楊照著

七月 8, 2011 § 發表留言

單是書名,已經令我產生共鳴。「故事」兩個字,是我最近,甚至可能是未來生命中,一個關鍵字詞。

正如楊照所說,「生活的規律反覆磨損了我們對於故事的敏感」。

我一直深信身邊充滿大小故事,只不過,大家都看不見。就算是那個天天看著你上班下班上班下班的大廈管理員也有屬於他由觀看閉路而來的經歷,而經歷令他產生心理從而生理的變化。「變化」就是我看故事的重點。

這本書引用班雅明(Walter Beniamin)對故事的定義,「來自遠方的親身經歷」。這一點與我對故事的信念有點出入。「故事」於我來說,是我們生活中的一環,它存在,但同時經常被遺忘(或者嚴格來說是我們將他人它物過目即忘)。是否「遠方」、到底是「誰」,其實不重要。重要是,故事是「立體」- 它擁有密不可分的細節,由「因為」走到「所以」的「變化」,令故事可以供人一直挖下去。

雖然對故事的定義未見一致,但我跟作者楊照對故事的態度都是相似的。楊照重視「故事」認同「故事」同時相信「故事」力量。由他堅持每一篇文章都用「故事」去彰顯故事的影響力,叫讀者親身享受故事從而明白「故事」何等奇妙,這已經證明了他對「故事」的肯定。單是蕃茄醬這樣在麥記隨手沾來的小物,楊照讓人看到它與小孩之間與生俱來的微妙互動,這就是「關係」。沒錯,「每一個故事最核心講的,其實還是人與世界的關係。」

《故事效應》一書確實令有意寫故事的人先認清「故事」的意義。

而於我,「變化」與「關係」正是我在建構「故事」時不斷提醒自己的字眼。而要看得見它們,首先就要學懂「停留」,認清當下的「狀態」。引用書中一句,「好的故事通常都能在我們眼前照見原來看不見的東西,同時卻又在彰示的瞬間……」。

「停留」令我們看見原來看不見但其實存在的東西。這是為什麼一個好故事可以觸動人的原因,因為它使人看得見。只要你肯「停留」,你也會是故事的載體,然後看到更多更多更多……

題外話,真正令我學懂「故事」是甚麼一回事,其實是陳慧老師。

文字

二月 15, 2011 § 發表留言

你本質不載任何意義,
也不過是橫豎撇捺,
一切只是外者加緒。

在典籍下你有一定的意義一定的任務,
你本應要交代人類各種文明。
但於我看來,
你任務注定失敗。
因為現實世界,
你要說明更多具體的。
你告訴我,人類從不明白。

我決定重新創造你。
讓你穿過我的身體去複製我的靈,

然後那就是你的靈。
橫豎撇捺也只不過是共同符號,
被喚醒的意義才是你的獨特性。

花是花時亦非花,
一切皆在你如何看待自己。

小浪漫

十一月 26, 2010 § 發表留言

今天我到浪漫。

因生病走到中醫就診。
坐著等候取藥,
一位黑黝粗魯的中年男人在面前打開他的錢包。

他拿出覆診卡,
然後,
我偷看到錢包放著他年輕時的與一位女生的合照。
應該是他太太吧。
合照很當眼。

我覺得
其實這是很甜的事,尤其對他太太。

 

這是最近對身心皆疲的我值得記下的事。

支持

十一月 15, 2010 § 發表留言

儘管在香港搞藝術接近投河自盡,
但香港仍真不少人在努力搞藝術。

早兩天看過舞台劇<天上人渣>,
不錯的說。
內容是香港貼身問題,包括心靈和樓。
前者充滿無奈,後者充滿壓力。
用嬉笑怒罵的方法,
友人說應該算是悲喜劇。

我喜歡這劇,
內容是一環,
但喜歡的更是演員們的堅持。

這絕不會是賺錢的工作,
完埸時演員說前一天觀眾人很少。

我想起之前到北京798遇上一位路邊賣唱賣CD的新彊人。
歌未必是自己百分百的口味,
但我仍樂意給予一份支持,
買下他的作品。
作為觀眾,
單純地給予支持已經是一份可以拿走的感動。

仍搞藝術,是因為藝術可以令人重生。
重生的,是搞者也是受眾。
香港人其實很需要藝術。

記得老師說過,
故事,是要給人一個神話。
寫下屬於當下人的神話,
好讓他們找到心安。

 

<天上人渣>相關劇團
http://chasingtheatre.8m.com/   楚城

http://www.loftstage.com/            Loft Stage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其他 category at 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