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程

十月 12, 2012 § 2 則迴響

(同時刊登於今期TVB周刊#798-《幕後私語》專欄)

「努力當下,享受過程。」

不是想說教,只是這一句話一直放在我心裡頭,提醒著自己。

要入行成為編劇,說難不難,說易不易,但就絕對是我想幹的事。不知甚麼時候起,我被生活中的人情世故所吸引,哪怕是一個名字、一個習慣,裡頭都可能會抽出一連串的經歷和情感。有點像夏天離開前吹來的秋風,一陣有質感的空氣,當我呼吸著,我的官感就似被喚醒一樣。人情世故也是如此,裡頭的人性和感情,就是叫我相信世界仍然是美麗的憑證。

又漸漸,這種感動變成了一種魔力,使我對編劇工作著迷。我想感覺有點像鍾愛一個人-渴望為他付出,渴望為他成為出色的人,渴望與他走到最後,但「最後」又不是這段關係中最寶貴的東西,反之,是自己如何與他走過這段路。甚至乎到頭來這段關係開不了花又結不了果,但那過程仍然有它的價值 。

仍記得初入行時,前輩們就告訴我,編劇是一個需要長時間浸淫的行業,就算天分再高,也要三五七年才能造出一點成績來。所以我知道,我要做的不是看著未來,而是用心現在。這樣,無論未來如何,「好看的過程」是必然的。

事實上,我們當編劇的,就是為角色寫一個「好看的過程」吧。沒有「過程」,便顯不出「結局」的難得。苦盡甘來會喜悅,徒勞無功會遺憾,我信是因為觀眾經歷了角色的生命過程,被帶動與角色同喜同悲。我又相信,若我們不用心於「過程」,「結局」也不會走到最好。猶如我對自己的人生,我選擇望著「過程」而非「結局」,去享受、去投入。到底是Happy Ending還是Sad Ending,當然都重要,但值得記在心的,又何止是一個Ending呢?

廣告

半年後的 Welcome to the Hell

九月 30, 2012 § 發表留言

很久沒有更新,想告訴大家,我半年的試用期終於過了。

公司來了新的見習編劇,自己由一組去到另一組,不得不對自己要求更多了。我很了解,工作從來不是別人要求自己,而是自己到底想走到多遠。

很幸運,我可以參與《巾幗三》的創作。知道嗎,創作之所以有趣,是因為故事裡的角色已經成為一個真實的人,真實得你會為他/她心痛,很實在。看著他/她一步一步的經歷,感覺很奇妙。我想,作為一個編劇,如果沒有這種感動,那是一件可惜的事。

這條路很長,也不易走,所以求進步同時,我也要保持著今天的一份熱誠,記住今天自己喜愛編劇的原因,然後支持自己一直向上走。

你讓我看到一個更大的世界,謝謝。

p.s.最近的確忙得有點瘋狂,這裡只能不定期更新,見諒。

第105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七月 18, 2012 § 1 則迴響

首次參與的劇集,三個多月的時光,今天我出組了。

老土都要問自己,這些日子學了甚麼?確實是不少。由默默又密密地寫稿,到嘗試提出自己想法,偶爾會碰釘,偶爾會失神犯錯,偶爾被鼓勵。我都記著這些日子我如何走過來,沮喪有時高興有時,我樂見自己對成長的欲望,不甘於現在的自己。在一個需要浸淫的行業,我要求自己盡能力去學去做,那是因為我愛。盡心為自己所愛付出,這是人的天性,對人對事也如此。我還記得我對自己承諾過,二十五歲時,我要有我的代表作。

今天問自己,這些日子,我有進步嗎?有的話,已經是得著。就算有失意過,但一字一句的教誨,我有獲益,那是不能否認的事。

期待下一個劇組。

第100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七月 13, 2012 § 3 則迴響

雖然這個數字不太準確,但也是一個代表吧,不知不覺就100天。

其實今天我想說的只有兩個字,提煉。

每次寫稿,電視編劇就是拿著一集由眾人創作出來的分場回家,然後寫成稿。分場以“時地人”為單位,一集劇通常有大約二十至三十多個場口,字數(即有多仔細)豐斂由人,但基本上,主要層次和對白都已經包含在內。

編審對我們說,分場上的對白,作為編劇,我們寫稿時有責任提煉出當中的意思,然後再切合角色身分,打造一句“他的對白”,不要太“定食”。一樣的意思,由不同人講,句子結構,衍詞用句都大有不同。基本上分場上每一句對白都只是雛形,每一句都可以慢慢去雕琢。

這就是我想說的“提煉”。

576069_10151895345305427_410400468_n
p.s. 昨夜大夥兒加班,為最後一集的分場作戰。

第97天 Welcome to the Hell

七月 10, 2012 § 發表留言

「做自己的事,懂自己的心」,打開書一看,我就覺得我要好好記住…多有福氣的一句。

我又再一次被偶然提醒,我真的很喜歡寫東西。有時會莫名其妙別人用羨慕眼光對我說,明白自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真好。我問自己,那不是人生出來,應該要實踐的事嗎?原來「做自己的事,懂自己的心」已經不再是生存在這個社會的基本權利,還是說,幸福其實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我的確慶幸自己可以入行當一個編劇,也樂於在裡頭追求更多更多…因為我懂自己的心,也知道自己實在有多貪心。

第87天 Welcome to the Hell

六月 30, 2012 § 2 則迴響

回來了,其實我連標題那個日子也不知是否準確,哈哈。

我會形容我最近狀態為「寫copybook」。

小時候學寫字、寫靚字,除了靠天份,就是靠重複寫。現在的我很幸運,有幾次寫稿的機會。每次拿著該集分場回家寫,我要留意的事,要做好的細節,其實都是一模一樣,絕不會因為我是第三次還是第四次寫稿而對自己要求有偏差,容許「未夠」,反之是自我追求,「一次比一次好」。這就是我所謂寫copybook:重複著一個動作,從而養成一種「本能」,培養出一種「sense」。

我有感覺到,我現階段要追求的是甚麼「sense」。很微妙,就是兩個字「舒服」。就是有次,我對自己寫好的稿子「感到不舒服」,因為總覺得情緒有偏差,對白未夠準確,結果稿子交了,又忍不住回家再改、再交…後來上司給我他修改後的定稿,我就明白甚麼是「sense」。只不過是他輕輕一筆,感覺就準確了。這又再一次教曉我,編劇一行是浸出來的。

p.s.這幾天又放稿,今次這一集我很有感覺,今次的稿子,我希望自己可以有些突破,加油。

第57-62天 Welcome to the Hell

六月 5, 2012 § 發表留言

今晚的月光很亮,亮得又有點不一樣,昏黄、朦朧。這幾天我斷斷續續地想電視劇的意義…今天有種感覺,電視劇應該要打開觀眾看世界的眼睛吧。

我想,電視劇當不了藝術。先天條件不是那回事,因我們不能漠視觀眾的需要,就自說自的。我覺得觀眾與這東西實在太近;也未必要非常凝重或煞有介事地說故事,始終節目長度、傳遞方法、時段等等,不適合叫觀眾太吃力。

不過,我覺得電視劇不應只是一種單純的娛樂,因為這東西擁有某一種影響力。當然,它最少要做到令觀眾跟故事同喜同悲,帶動他們來一次情緒運動,一種生活的樂趣,這是基本。

然而,它雖算不上是藝術,但應該也有個使命吧。我信,我們可以幫觀眾打開思想,甚至令他們產生一種了解和關心世界、身邊人的欲望,當中會包含細膩、感動、喚醒、和我們講故事人的真誠⋯或者還有很多元素,我信我會慢慢領略。

我開始明白,觀眾可以自己選擇接收後咀嚼的程度,所以,我們講故事的人就要煮出一些讓他們易入口,但又可以慢慢細味、帶來異想的菜,好治療城市人的麻木。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Welcome to the Hell category at 字活.